其实真的要说我哦,真的是一言难尽...

那要从一零年说起。

在中五年头那段时期,没想那么多,一心想着SPM成绩揭晓后,就升上中六继续读。当时没有要去读学院念头,因家里经济问题,不敢朝那里去想。

另外,有一个原因是,要是我真的离开太平,去槟城读学院的话,留在太平的,只剩我妈和那间金玉其外的屋子。

因为我总不能那么放下我妈,让她一人孤零零地留在太平啊...是的,那时心想是读定中六的了。

然而,在年中出现了一些转折,那时听闻说,关于自己兴趣的艺术设计,读中六对自己只是浪费时间,然而大多人也向我那么说,艺术类的,读学院会比较专。

心翻腾的时候就是从那时而起。

那时烦到自己也不知老了多少...==

一天补完习的晚上,走到我妈的房间,我问:"要是我真的选择读学院,你会支持我吗?"

"学费那方面怎么办?"我妈反问。

"PTPTN啊...其实我觉得钱是其次,我只是想说,要是我离开太平去读书,太平就只剩下你而已..."

"你读中六两年后也是要上大学,到时你也是要离开太平啊...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"

"可是......我很担心你啊...."

"没有办法的啊,大了就是要离开家里出去社会啊...不能永远留在家里的。"

"......"

那时我说不出话,因我已经哽咽,说出话来我会喷泪的...

那一夜,可能就是让我改变念头的开端吧...

日子久了,和一班想读学院的朋友也讨论了不少东西...想读学院的心也更巩固了。

不知不觉,中六也离我变得越来越遥远。

(太长了,这段日子。未完...)

DSC01773c.jpg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den 的頭像
eden

渲染·二

ed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